甜食部部員

請不要推薦文章

吃西皮的能不能不打單人tag啊

我看見個all向的放封面好久了

wcnm 聚聚能不打個人tag蹭熱度嗎

高中時全校暗戀的對象?

翔翔不是讀男校嗎?


觸手

小小豬 @酢焼酸 點的觸手play

三流下品爽文,雷到請自行退出

章魚母親櫻井xiang

長期歡迎點梗

副校長/校長3

小huang文
上年年初開始的作品,今年開初就完結啦~

https://www.evernote.com/shard/s732/sh/99a10353-303b-4505-9249-43d4d835e572/66ce3932327c7a4b7450ae53da250acd

只看人設,A團挺適合套新世紀福音戰士的哈

自閉兒童N

三無O

傲嬌德國人S

基佬J

就想不到A能套誰


2019點文

今年真喪

希望9012能過好點吧

祈求能得到平靜及幸福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🎂


あなたのせいじゃない


標題取自同名曲

--------

面包王子絕對是開國以來最令人煩惱的王子。不喜歡讀書也算了,還總愛跑到貧民窟玩曬得一身黑。

以大祭司的話來說:下流又不入眼。

那也沒有辦法,歸根究底他就是沒有學習天分,文字在他看下去就是一堆鬼畫符,怎也解讀不出所以。他的天賦在別處,例如平民的玩意啊,舞蹈他都很擅長,能在贊頌洗禮中跳上一天,在貴族友人中也是呼聲不斷。

「身上的氣色庸俗得我都要吐了。」

很不爽,看著大祭司那刻薄的嘴臉面包王子很不爽,所以在溜肩王妃指點下,把大祭司給幹掉了。

大祭司是死了,卻死不暝目,還瞪著那兩只細長的眼睛,看得溜肩王妃一陣惡寒,直說要把眼睛摳出來扔掉。看著溜肩王妃面如土色,面包王子為她想出了一個主意,他叫來了所有大祭司可能的繼任人,吩咐道「哪個人把這雙合不上的眼掏出來,我就任命他成為新的大祭司。」

現場陷入沉寂,一個個祭司漲紅著臉,卻沒那個膽子指責面包王子。沒靜了多久,一位年輕的祭司站了出來,對方長有一雙只能跟彎月相提的大眼,看得連面包王子慣常聳拉的眼睛也忍不住亮了起來,期待起年輕祭司的下一步。

讓我來把大祭司的眼給摳掉。年輕的祭司走到面包王子和溜肩王妃面前各行了一個禮,等著下僕端上大祭司的屍體,又在遺體前恭敬地蹲下。

但死亡的大祭司即使生前如何飛揚跋扈,死後也終究只淪為一塊惡臭的爛肉,蛆蟲在屍體裡亂竄,幾條蠕動的粉嫩蟲子從洞裡躦出掉在地上。溜肩皇妃不期然咿了一聲,流露厭惡之色。

那些噬食腐肉的蛆蟲沒有使年輕祭司卻步,年輕祭司把手指掏進眼皮內,挑開粘著的肌肉。另一隻手掏進更深處,用手指磨斷神經線。他就著雙手夾著眼球的姿勢發力,把眼珠給拔了出來,附近還粘著幾分蒼白的血肉。把眼珠放在旁邊,另一側的眼球也如法炮製,很快又把眼球拔了出來。

看到呈上的眼珠,面包王子非常高興,馬上就命人收藏好,並正式吩咐年輕的祭司成為新的大祭司。

大概是因為太陶醉在剛剛的表演裡,溜肩王妃看得目不轉睛,眼睛無法從大祭司身上挪開,突然她想出了個好主意,靠近面包王子竊竊私語。

"面包王子,剛剛那些不站出來的祭司肯定是討厭你,反對你統治,更反對你成為國王。把這些人留住,實在是對你政權的一大禍患,請盡快把他們剷除。"

面包王子用力眨了幾下眼睛,溜肩王妃這提案正中他下懷,他早看不慣這群作惡多端的祭司了,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內,不過他還得多沉默一會假裝深思。

"…剛剛王子問問題,竟然沒人出來回答,實在是對王子和皇室的不敬,除了剛剛站了出來的年輕人以外,我要判處你們這些無禮的祭司死刑。"

此話擲地有聲,在除了剛剛摘掉眼珠的祭司外的祭司群中引起騷動,他們一臉滑稽,嘴裡都是不信二字。直到四處投來冷酷的視線,那些祭司們的臉容才漸漸扭曲,卸下一副高傲的裝甲彷彿熱鍋上的螞蟻,顫抖著破口大罵。誰料到道德岸然的背後竟是出口成髒呢,面包王子不禁一笑。

被抓著圍起來時,祭司們瞬間衰老,臉上已再無血色。有的還在罵,但不少人已經淒婉勵泣哀求最後一絲生機。八面傳來笑聲襯托著祭司們的悲涼,可笑而可悲,年輕的祭司盯著被圍著的祭司牽起嘴角。即使被帶走時,悲慟的叫喊仍然充斥著宮殿。

"我會一直看著,直到你的國家敗在你的手上!"

"是嗎。"王子托著頭。"來人,把他的眼珠挖出來。我要把眼球放在房間裡,讓他好好看著我的國家會怎樣滅亡!"

那祭司的眼平常一直都是瞇著,挖出來後卻是異常地大。王子把它們放在陽台上,假設這個國家迎來終端,這雙眼應該會是第一個看見的吧。不過他現在可沒空去想這些,他剛接受了新大祭司的祝福,準備登基的儀式可是非常繁忙的。